廉政建設

亓坤坤:李大媽的心事

2016-9-26 來源:   點擊:3086

       李大媽是一個十分開朗風趣的老太太,一雙笑眼,總是樂呵呵的。可是,最近像是有什么心事,整個人無精打采愁眉不展的,就連一向最愛的廣場舞也突然沒了興致。

       “蹬蹬蹬蹬蹬蹬”,高跟鞋踩在樓梯上就像悶鼓敲得李大媽心神不寧,“吱呀”鑰匙轉動鎖孔的聲音擾亂了她的思緒。 一進門,小華一眼就看到媽媽佝僂在沙發里,臉色有些蒼白,很疲乏的樣子。放下東西后,小華跟媽聊了聊,李大媽只是說最近睡眠一不好,渾身就不舒服。

       李大媽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民,獨女小華小學還沒畢業,老伴就兩手一撒去了黃泉路。從此,她又當爹又當媽地拉扯著孩子,僅靠手邊的幾塊薄田,農閑時間打打零工把孩子拉扯大。從小她就盼著女兒能讀書識字,遠離農村,端上鐵飯碗。如今孩子終于圓了老人的愿望,在南京上了大學,又順利考上了公務員。女婿小軍呢,年紀輕輕已經是縣里實權部門的一把手了。
       這不,女兒和女婿體貼她老人家一個人在老家孤苦伶仃,今年過年回家時,倆人做主把家中那幾畝薄田賣掉,生拉硬拽把老太太從老家接到城里。臨走的那天,村里的老老少少都專門過來送她,一個勁得羨慕道,看看老李,辛苦了一輩子,這下好啦,跟著女兒女婿享福去嘍。

       這天吃過晚飯,女婿忙搶著去洗碗了,娘倆挨著沙發上看電視。小華前天剛看過一篇獨居老年人易得抑郁癥的報道,她懷疑媽媽準得了抑郁癥。這人生地不熟的,自己工作忙,應酬又多,很少陪老人家,她越想越覺得是這么回事。小華關心得問:媽我看你整天不說不笑,一點精神頭都沒有,帶你到醫院檢查檢查吧?”。可李大媽硬是說什么也不去,她說她就是沒病。這下可把女兒急壞了。女婿也來勸,“媽,咱還是去醫院檢查檢查,如果大夫說沒病,咱就放心了。”

       拗不過倆孩子,李大媽長舒一口氣:“孩子,媽是有心病啊!一聽說有心病,小華撲哧一下笑了,“心病?您能有啥心病?你看您這女婿對您比親媽還親呢。吃得好住得好,能有啥心病”。

       小軍使了個眼色,小華心領神會溜進廚房,倆人就嘀嘀咕咕開了。小軍湊近小華耳朵,“我告訴你個秘密,我前幾天在樓下看到媽跟一個大爺聊天,有好幾次還看到媽從大爺家出來,我觀察了好多天,你說,咱們會不會多個后爸呀。”小華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。

       小華湊到媽媽身邊,輕輕地幫媽媽錘起了背。一縷頭發從母親鬢邊垂了下來,小華抬起手,把那縷白得刺眼的頭發輕輕別在母親耳后。這一刻,小華的心如刀割一般的疼痛!為了養大她,媽媽辛苦操勞了一輩子,背駝了,眼花了,頭白了。俗話說得好,好兒女還不如半路夫妻呢,是該考慮下老人后半生的幸福啦。

       理了理思緒,小華試探地開了口“媽,我幫您找個老伴吧。您放心,我跟小軍很開明的。您為我操勞了一輩子,也該好好考慮考慮你后半生的幸福呢。我們不能這么自私,一直這么霸占你的。”

       李大媽一驚,找老伴?這才來城里沒半年,女兒女婿都開始嫌棄自己了?哎,這終歸不是自己的家。她神色黯淡下來,低頭不語,眼淚吧嗒吧嗒滴落,這幾天的擔憂、焦慮與今晚的失落、傷感都在這刻一股腦傾瀉出來。

       小華一看嚇壞了,她何嘗見過媽媽哭?再苦再累的日子里媽媽都沒有掉過一滴淚,今天這是怎么了?

       聽到聲音,小軍扔下抹布,出了廚房,看到岳母緊鎖眉頭,默默無語,像一個受了委屈的小孩子。思前想后,他明白媽媽應該誤會什么了。

       小軍抹去老人的淚水,拉起老人的手,帶著歉意得說“媽,都是我們不好,您是不是誤會什么了。你跟我們住在一起,每天熱湯熱飯的,我們高興還來不及呢。前幾天我回家正好看到您跟一個大爺聊天,覺得你們挺般配,所以就想撮合一下。沒別的意思,就是看您一個人帶大小華,操勞了一輩子,都說老來伴,老來伴,到了晚年也該享享清福了。”

       弄明白了緣由,李大媽破涕為笑,“你們兩個孩子沒事竟瞎折騰,我一個人挺好的,習慣了。我那是向他請教煲湯的技術呢。這個小區,做湯他最拿手。想著你們下班能有一口熱湯喝”

       這下小華更納悶了,一頭霧水,她感到事情更加蹊蹺了。“媽,那您的心病不是這個,那到底是什么呢”。

       李大媽這才一五一十道出了實情……

       原來,剛當上單位一把手的女婿有一次在家里收受別人送來的“禮金”時,被正在廚房做飯的岳母當場“逮住”了。女婿小軍年輕有為,深受領導器重,在縣里是主管食品安全這塊的。中秋節前一天,同學老張到家里來找他。老張打算在縣城開一家飯店,萬事俱備,只差食品衛生許可證沒辦下來。“小軍,你跟衛生部門的人不是很熟嗎?你看能不能幫我……”老張說這話時,邊從皮包里掏出一個鼓鼓的信封,塞到了小軍懷里。小軍眉頭一皺,本想和以前一樣嚴厲拒絕,可是倆人當年是鐵哥們,又是四年大學同學,不能駁斥了人家面子,他只好暫時收下了,打算明天一早就送還他。

       沒想到,這卻成了岳母的心病。聽了李大媽的訴說,小華哈哈笑了起來,“哎呀,媽,原來這事,虛驚一場,小軍的性格我了解,這種事他不會做的”。小軍也忍住笑意,“放心吧,媽,這錢第二天我就已經退回去了,都是老同學,總要留點面子的嘛。”

       小華埋怨道,“媽,再說了,就算親眼所見,您直接問問他不就得啦。都是家人,至于憋在心里,自個受罪嘛。”

        這下倒輪到李大媽尷尬了,她搓著手,不好意思地解釋到,“這段時間新聞上經常在說抓貪官,前幾天樓下聊天時,聽王阿姨說,她一個侄子因為收了包工頭5萬塊錢,現在還在拘留所里,年紀輕輕的又丟了公家的鐵飯碗,聽說還要判幾年刑,他媳婦帶著一個不到2歲的孩子,你說這以后的日子該多難過呀。俺做丈母娘的,又不識字,怕說錯話,萬一誤會了女婿。我也不好跟你提,這在背后嚼人的壞話,萬一小軍生氣了,破壞了你們兩個人的關系,這就更不行了”。

       小華揶揄道:“您女婿才多大的官兒呀,芝麻粒大小的,犯得著這樣草木皆兵、上綱上線嗎?”李大媽惱了,兩眼使勁瞪著,使勁戳了一下小華的腦門,提高了嗓門說:“我一個農民,大道理俺也不會說。俺只知道管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,別人的東西不能要,更不能拿。電視上都說,那些貪官都是先收人家小禮,收著收著膽子就大了,最后就敢收人家大禮了,最后,進入了監獄,一輩子就完了。錢咱們不圖多,夠花就行,一家人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好。要是你們出個什么事,你讓我一個老太太怎么活呢。”

       臨睡前,李大媽倒了一杯水端到女婿跟前, 語重心長得說“小軍啊,都是媽不好,是我誤會了你。其實我最擔心的是你們兩個,你們都在政府部門,又年輕,求你的人一定多,我怕你們把握不好,一不小心做了什么壞事。你們一定要記得,拿著公家的錢,就應該給公家好好干活,不能三心二意,吃著碗里的,看著鍋里的,做那些壞事。人這一輩子圖的就是個心安,花自己辛苦賺來的錢才踏實。人有手有腳的,難道還能餓死不成。”
        “拿國家的錢,就要好好為國家工作”,“人這一輩子圖的就是個心安”,多樸素直白的道理。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村婦女,沒讀過書,更不識字,但是她在說這些話時神態是那么真誠,那么莊重。聽完岳母的一席話,小軍重重得點了點頭。他抓過李大媽雙手,深情地喊了聲:“媽!”
       今晚,李大媽可以睡個香甜的覺了,她睡得很安穩,嘴角掛著舒心的笑。

 

 

單位地址:肇慶市端州區梅庵路9號 電話:0758-2859719
聯系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郵編:526020 備案號:粵ICP備13040579號-1
技術支持:廣州微信開發
河北快三走势图基本图